<sub id="tbmfn"><b id="tbmfn"></b></sub>

<output id="tbmfn"><bdo id="tbmfn"><td id="tbmfn"></td></bdo></output>
<li id="tbmfn"><ins id="tbmfn"><strong id="tbmfn"></strong></ins></li>
<output id="tbmfn"><font id="tbmfn"></font></output>
  1. <dl id="tbmfn"></dl>
    <dl id="tbmfn"><ins id="tbmfn"><thead id="tbmfn"></thead></ins></dl>

      <dl id="tbmfn"><font id="tbmfn"><nobr id="tbmfn"></nobr></font></dl><li id="tbmfn"><ins id="tbmfn"><thead id="tbmfn"></thead></ins></li>
      1. <input id="tbmfn"><font id="tbmfn"><td id="tbmfn"></td></font></input>

        <dl id="tbmfn"><font id="tbmfn"></font></dl>

          <form id="tbmfn"><ins id="tbmfn"></ins></form><dl id="tbmfn"><font id="tbmfn"></font></dl>

                          1. <output id="tbmfn"><font id="tbmfn"></font></output>
                          2. <dl id="tbmfn"></dl>

                                    
                                    

                                    1. <dl id="tbmfn"><ins id="tbmfn"><nobr id="tbmfn"></nobr></ins></dl>
                                      <output id="tbmfn"><font id="tbmfn"><nobr id="tbmfn"></nobr></font></output>

                                    2. <dl id="tbmfn"><ins id="tbmfn"><thead id="tbmfn"></thead></ins></dl><dl id="tbmfn"><ins id="tbmfn"><thead id="tbmfn"></thead></ins></dl>
                                    3. <span id="tbmfn"></span>

                                      <dl id="tbmfn"><font id="tbmfn"></font></dl>
                                      经济理性与人文理性的相互调适
                                      2014年12月25日

                                      ——对深圳文化30年发展的一种解释
                                      杨立青
                                       
                                       
                                        深圳经济特区30年的发展史,也是深圳作为一座城市的发展史,更是深圳城市文化的发展史。本文从中国当代的社会转型及其世俗化进程的背景出发,讨论了经济理性与人文理性的相互调适关系,着眼于城市文化的发生和成长逻辑,以此为深圳城市文化30年发展提供一种解释。
                                       
                                        一、中国当代的社会转型及其世俗化进程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由于两大阵营的“冷战”对峙、社会主义阵营的内部分裂?#32676;?#35266;国际环境,决定了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客观上只能依靠“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发展模式来进行。尽管在社会主义建设上取得了很大成就,但由于经典社会主义体制本身存在的“短缺经济”等问题,
                                      [1]尤其是国家决策的重大失误以及国家政治生活的?#29616;?#19981;正常,导致了“大跃进”、“文革”等破坏性极大的历史事件的接连发生,不仅使国民经济濒临崩溃,人民生活极度?#29420;В?#32780;且动摇了对社会主义体制的信心,致使党的执政合法性面临空前危机。
                                      正是社会主义?#23548;?#30340;挫败所导致的政治危机,直接促使了党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重新启动了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说是“重新启动”,是因为从中国近代史来看,如果从《南京条约》逼中国开放算起,中国已有160年的改革开放史。[2]但与之前的“被迫开放”相比,1978年以来的改革开放是“主动性”的,是基于国家主权完整和“独立自主”的改革开放。这一“自主与开放的辩证法”,无疑是60年来中国成功经验的历史总结。[3]
                                      新?#36924;?#25913;革开放国家战略的启动和实施,无疑是中国近代以来社会转型的又一重大历史事件。而这一重大历史转折的核心内容,主要体现于僵化的社会主义体制的变革和转型,确立一种雅诺什·科尔奈所说的“改革体制”。[4]只不过与苏联东欧激进的休克疗法相比,中国改革采取的是渐进的、部分的、增长的、连续的方式,即“摸着石头过河”。“摸着石头过河”的实用主义哲学,意味着中国改革并不预设一个既定的目标和路径,而是基于“解决问题”的现实态度,以经济改革和经济发展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来化解党的执政合法性危机和?#25351;?#23545;社会主义事业的信心。

                                        正是这?#25351;?#38761;模式的不同,学界将前者称为“转型体制”,而将后者称为“改革体制”。在秋风看来,两者的最大区别在于“转型体制”预设了“一个社会有一个追求”的基本目标,并致力于转向自?#19978;?#25919;的基?#23616;?#24230;框架,而“改革体制”则并不预设这样一个既定的终极目标,把本?#20174;?#20855;有立宪性质的政治过程日常化,而局限于经济领域的改革基本上也是以经济增长、效率优先为导向,其哲学基础是现代物质主义和唯理主义,通过改进民众的生活水平,解决各种社会问题,来化解民众的政治诉求,导致了改革的技术化或者非政治化。[5]
                                      但无论如?#21361;?ldquo;改革体制”的建立,却无疑是?#36139;?#20013;国当代社会转型的根本性力量。这一转型虽然是以经典社会主义政?#25105;?#35782;形态的调整为起点,但其突破点却在经济领域,尤其是来自地方的市场化经济改革试点。事实上,无论是农村领域的对内改革(?#19981;?#23567;岗村),还是城市领域的对外开放(经济特区),其共同特点都是从地方开始?#19994;?#31361;破口的。因此,中国当代的社会转型是存在地区上的时空差异的,这种不同步的社会转型,决定了改革开放先行区在其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30830;?#35282;色。

                                        以深圳经济特区为例,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急?#30830;媯?#28145;圳以经?#23186;?#35774;为中心、以市场化为经济体制改革路向,并形成了一种不同于经典社会主义体制的,以公有制为主体,各种经济成分公平竞争、共同发展的多元化所有制结构。这种所有制结构本身,在打破经典社会主义公有制“一?#31243;?#19979;”局面和经济调控的“命令—控制”模式的同?#20445;?#20063;迫使特区政府必须实?#20013;?#35843;机制由“官僚协调”向“市场协调”的根本转变,[6]将市场化、效率化确立为经济体制改革的基本路向,形成了以市场调节为主、计划调节为辅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这一改革试验不仅直接为中央1984年提出“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和1992年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提供了经验和模式借鉴,而且围绕特区的市场化发展所引起的激?#19994;?#24847;识形态争论,导致了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的政治观念嬗变,以及市场化条件下关于个人、自由、平等、效?#23454;?#31038;会价值观的改变,成为中国当代转型的重要驱动力量。

                                        中国当代的社会转型,当然体现在诸多方面,对其的观察也存在多种角度。在我们看来,至少在社会效应上,这一转型其实也是一个中国重新世俗化的社会进程。

                                        就人类近代史看,西方的世俗化进程是文艺复兴以来逐渐确立的,其标志即人文主义的兴起。西方人文主义是针对神权(教权)社会与宗教文化而提出的,其核心是从“天国”走向人间,从神权(教权)走向人权,世俗化正是其最为核心的表现。由于世俗化是“从社会的道德生活中排除宗教信仰、礼仪和共同感的过程”,在世俗化社会中,日常生活与社会制度都与宗教或准宗教的神圣价值与神圣礼仪相脱?#24120;?#20854;合法性来自世俗的意识形态与法律规范,而不是宗教伦理。因此,在西方,世俗化的核心是解神圣化,即韦伯所谓的“祛魅”。在其中,作为宗教偶像崇拜之对立物的科学理性精神发挥了极大的作用。由于世俗化为世俗生活提供了新的合法化依据,因而民间的政治、经济、文化活动不再与一种神圣的精神价值相关联,人们不再到生活之外去寻找生活的合法化依据。社会活动的规范也脱离?#20439;?#25945;的源头,由法律取而代之,世俗政治与意识形态问题是大众参与讨论的而不是由教会垄?#31995;摹?#36825;样宗教就不再是公共生活中的普遍性的规范,而成了个体的精神信仰。这是西方现代性的核心内容之一。[7]

                                        与之相比,中国由于不具备西方的社会基础,更由于中国历史上“实用理性”的高度发达,世俗化可以说一直是中国社会的内在特征。?#23548;?#19978;,对以儒家为主流的中国传统文化?#27492;担?#30456;对于西方意义上的宗教,它无疑是世俗的(具有关注人间而忽视天国的世俗精神),是实用理性(即李泽厚所说的“?#23548;?#29702;性”)主导的,当然同时也是“重义轻利”的伦理主义的。在此意义上,讨论当代中国的世俗化进程,其针对或消解的不是典型的宗教神权,而是准宗教性的集政治权威与道德权威于一身的社会体制、教条化的成规与国家意识形态。中国当代的世俗化,从社会转型的角度来看,在80年代基本上是观念转型,或社会转型还停留在思想意识的层?#21361;?#21040;90年代则进入了?#23548;?#30340;层次、物质的层?#21361;?#20854;显著特点是80年代对于计划体制及相关意识形态的批判与否定,到了90年代被“拆解”,其中一部分因“不争论”政策而悬置,另一部分则落实为市场化的经济文化发展方向与世俗化的大众生活价?#31561;?#21521;。[8]可以说,社会生活中的世俗化取向,是与上面论及的“改革体制”的特征互为表里、相辅相成的。

                                        而随着具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的兴起和快速发展,一个以市场化、商业化为内在驱力的世俗化时代正在到来,其标志就在于“经济理性”的集中爆发和蓬勃发展。
                                       
                                        二、世俗化进程中的经济理性和人文理性
                                       
                                        在西方,关于人的原罪或“恶”的预设,构成了其思想和制度史发展的根本参照。与此相应地,基于人天生具有自利倾向的“理性人假设”,则构成了西方近代以来经济学发展的一个最基本、也最经典的理论前提。
                                      在斯密看来,人的本性是自私的,一切经济现象都根?#20174;?#20154;的利己主义本性。按照这种假设,人是通过深?#38469;?#34385;的权衡和计算来追求最大利益的人,而“这种私利就其狭义而言是由预测或预期的纯财富状况来衡量的”,西尼尔因此把人的自利动机概括为财富的最大化,“每个人都希望以尽可能少的牺牲取得更多的财富”。穆勒据此提炼出了“理性人假设”概念,指出“理性人”是对经济生活中的一般人的抽象,它有两大特征:一是自私,即人们的行为动机是趋利避害,是利己的;二是完全理性,即每个人都能够通过成本—?#25214;?#25110;趋利避害原则来对其所面临的一切机会和目标及实现目标的手段进行优化选择。也就是说,所谓“理性人”就是会计算、有创造性、能寻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人。[9]可以说,这种“理性人假设”也构成了我们讨论“经济理性”的一个基础。

                                        在经典社会主义体制下,发达资?#23616;?#20041;意义的“经济理性”无疑是相对阙如的。这首先当然与社会主义经济学的集体主义方法论紧密相关。众所周知,西方资?#23616;?#20041;经济学的方法论基础是个人主义,关于人的本性是自私的预设,以及由此发展起来的“理性人假设”即为证明。而在经典社会主义体制中,基于集体主义的价?#31561;?#21521;,人不应该是自私的,不应追求以物?#20160;?#23500;为中心的个人利益,而应追求集体的幸福和人类的解放。由此出发,个人物质生活条件的匮乏也就?#24378;?#20197;忍受的,因为为社会和国?#19994;?#38598;体幸福而奋斗是个更值得追求的价?#30340;?#26631;。因此,在经典社会主义体制下,尽管由于“短缺经济”的长期存在,使得个人欲望难以满足由客观环境所决定,但上述集体主义的价值观念也有效地压抑了个人欲望的滋长。这种“经济理性”的阙如,最终导致了计划经济和社会运转的“效率”的长期低下。以国有企业为例,由于其运转不是以市场信号、而是以计划指令为指挥棒,既不能根据市场价格及时调整生产和销售,也难以贯彻成本—?#25214;?#30340;经济核算原则,加上在补贴、税收、信贷和价格管制等领域的“软预算约束”,导致了国有企业运行的最终无效率。[10]
                                      然而,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特别是伴随经济领域以市场化为路向的体制改革,经济理性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获得集中爆发和蓬勃发展。一方面,在经济发展上,“以经?#23186;?#35774;为中心”的政治路线的确立,使得经济改革和经济发展成为全国的头等大事,不仅在?#23548;?#23618;面?#36139;?#20102;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而?#20197;?#29702;论层面也促使了经济学成为中国的当代显学(经济学帝国主义),来自西方的各种经济学理论和市场经济原则?#37096;?#22987;深入人心,“理性人假设”也因此成为国人学习和借鉴西方的“重大收获”。另一方面,在社会生活中,由于以经?#23186;?#35774;为中心,而不是以往的以?#20934;?#26007;争为纲,经典社会主义政?#25105;?#35782;形态控制?#33756;?#30528;经济改革?#23548;?#23618;面的?#36139;?#32780;出现了松动、调整和弱化,个人主义的价?#31561;?#21521;开始获得滋长,曾经被?#29616;匮?#25233;的物质欲望获得了空前的释放和?#20998;穡?#20854;历史正当性和现实合法性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确认。而其中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是80年代发生在深圳经济特区的“蛇口风波”。

                                        1988年1月13日,在蛇口工业区招商大厦举行了一场“青年教育专家与蛇口青年座谈会”。出席座谈会的三位专家分别是当时人气极旺的思想教育权威李燕杰、曲啸、彭清一。在座谈会上,三位专家与蛇口青年在创业、淘金、利益、为个人或为社会等问题发生了价?#20826;?#31361;,通过媒体传播,在海内外?#30772;?#19968;场有关新?#36924;?#38738;年思想的大争论,史称“蛇口风波”。

                                        在当?#20445;?ldquo;蛇口风波”被视为中国的开放改革律动在思想领域的某?#20013;?#21495;。用蛇口一青年反驳思想权威的话说就是:“创业和淘金,为自己打算和为社会考虑,这些东西在人身上是?#24674;?#22312;一起的……在一个人身上,为自己、为别人、为社会各占多少比例,在什么情况下怎样调整等,说不清楚。”也就是说,这一信号其实暗含了这样一种历史信息,即“个人”和“社会”的关系即便说不清楚,但?#37096;?#22987;由馄饨走向区隔和疏离。这显然是一种价值的悄然转化,即个人追求财富(淘金)本身是无可厚非的,它不仅具有历史的正当性,而且也具有现实的合法性。有意思的是,这种价值诉求在当时无疑会受到巨大的社会、政治压力,但事件最后不了了之,却显示了它在当时已具有广泛的社会基础。而?#20197;?#26576;种意义上,它受到了80年代逐渐确立的“改革体制”的潜在支持。由于“改革体制”基本上是以经济增长、效率优先为目标导向的,试图通过改进民众的生活水平,解决各种社会问题,从而化解民众的政治诉求。这一技术化或非政治化的改革路向,对个人的物质利益追求无疑是默许的。

                                        “蛇口风波”发生在改革开放前沿阵地深圳,不是?#26082;?#30340;。它?#24471;?#20102;经济领域的改革开放必然与社会价值的历史性转换相伴随。因此,“蛇口风波”无疑具有全国性的普泛意义。在我们看来,蛇口青年对个人利益追求的辩护,其实也是对基于经济理性的个人合法性的辩护和对催生个人经济理性的市场社会的?#27425;饋?#20174;社会转型的角度看,经济理性的发达,也是当代中国世俗化进程的一个里程碑。尤其是以历?#20998;?#20041;的眼光观之,经济理性的兴起所?#36139;?#30340;世俗化进程,凸显出大众对于日常生活幸福本身的强烈欲求,凸显出经济、文化活动“解神圣化”以后的多元化、商品化与消费化的趋势,以及相应的对人的世俗欲望的肯定。此外,它也是中国现代化与社会转型的必要前提:如果没有80年代对于准宗教化的政治文化、个人迷信的神圣光环的充分解除,改革开放的历史成果是不可?#23478;?#30340;。[11]

                                        然而,对个人的经济理性、对个人的欲望和世俗精神过于肯定和强调,却也导致了另外一种危险,这就是工具理性的过分发达和价值(人文)理性的历史性弱化。

                                        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快速发展和经济理性的发达,一方面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动力和体现,另一方面也导致了中国当代价值秩序的转变和重组,甚至引发了社会价值体系的混?#25671;?#23545;这种社会价值转型的文化?#20174;Γ?#39318;先集中体现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人文精神”讨论中。

                                        自1993年开始,以上海学者为主在《上海文学》、《读书》等?#21448;?#19978;发起了关于“人文精神”的大讨论。直至90年代后期,这个话题依然被继续关注与讨论着,如1995文坛上的“二王(王蒙与王彬彬)之争”、现代人格精神、新理想主义、道德理想主义、新启蒙、新理性等热门话题,都与“人文精神”的讨论直接有关。
                                      今天来看,“人文精神”大讨论发生在90年代是较容易理解的。经过80年代的改革开放,市场化、商业化和世俗化的观念已经逐渐深入人心,而1992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确立,无疑是中国改革开放不断深化和中国社会世俗化、商业化程度不断加深的又一标?#23613;?#36825;一世俗化潮流在文化界的表现,就是被称为“痞子文人”的王朔等人的大红大紫、各种文化产业与大众文化的兴盛,以及文人下海、演员走穴等文化领域的商业化、文人的商人化倾向。这种倾向引起了人文知识分子的担忧,认为功利主义、实用主义、商业主义、消费主义、物质主义、享?#31181;?#20041;、拜金主义、形而下、工具理性的发展将有可能引发社会的道德沦丧、个人的信仰危机和“人文精神的失落”,因此应倡导人文精神和终极关?#24120;?#25110;终极价值)、形而上和价值(人文)理性,与上述道德、信仰危机相抗衡。[12]

                                        “人文精神”大讨论本身无疑具有非常积极的当代价值,尤其是倡导者所揭示的转型期人的灵魂饥渴、信仰危机、价值混乱问题,?#25216;?#20855;历史警醒意义。但其中也存在不少问题,如倡导者对相关概念的界定不清晰、过度的道德主义倾向等,而从知识论或方法论上而言,其最大问题则是将人文精神和世俗精神(或人文理性与经济理性)对立化,使得对人文精神的理解,在知识和理论视野上都显得过于单一化。

                                        事实上,正如前所述,西方人文主义的兴起,首先是以一种世俗化的价?#31561;?#21521;为向导的,人文化和世俗化是二位一体的。换言之,世俗化虽然同时会伴随着诸多的负面价值(如过度的物质主义),却以其工具理性层面的建构解决提高效率、讲究经济与商业规则等许多社会问题,而且世俗化本身并不必然意味着人类终极价值的失却,相反,在世俗化进程中发展起来的人文主义对人的潜能的信心,对人的尊严、价值、幸福的维护、追求和关切,?#36127;?#37117;是通过世俗化的途?#29420;从?#20197;实现的,如自由的政治理念、权利的法律保障和制度的社会建构等。因此,以经济理性(工具理性)为核心内容的世俗化本身不仅是对神权(教权)文化的消解,同时也包含着新道德、新规范、新价值的建构。这一建构过程,同时也是人文(价值)理性的弘扬过程,如对人的个性和主体精神的高扬,对自由、平等的渴望,对理想、信仰和自我实现的执著,对人的生存状态、人的命运和生活意义的探询和关怀等。

                                        正是这种价值上的互通性,使得所谓经济理性(偏重工具理性)与人文理性(偏重价值理性)这两种价值向度,尽管时时会出现历史的紧张,但也完全可以形?#19978;?#20114;?#38057;洹?#30456;互调适的良性关系。
                                      这一点,对个人如此,对一座城市发展而言,亦然。
                                       
                                        三、深圳文化30年:经济理性与人文理性的相互调适
                                            
                                        作为一座年轻城市,深圳从一个改革开放的经济特区发展成为一个欣欣向荣的特大型现代城市,只用了30年左?#19994;?#26102;间。就这样一座特殊的城市而言,对它的观察当然可有不同的角度。接下来我们主要从城市文化的发生学角度,着眼于城市作为一个有生命的主体,其生长的内在需求,探讨经济理性与人文理性的相互调适关系,以此来回顾深圳30年来的城市文化发展逻辑及其历史。

                                        有意思的是,我们对深圳30年历史的叙述,一般强调它作为“经济特区”于1980年8月26日成立后的历史,却有意无意地忽视了“深圳市”成立时间(1979年1月23日)早于“经济特区”的事实。提出这一细节的意义,在于它揭示了两种不完全相同的历史叙述的可能性:一是作为经济特区的深圳,二是作为城市的深圳。
                                      对这两个概念进?#24515;?#31181;程度的区隔,是因为两者具有不同的主体结构和功能特征。作为经济特区,深圳肩负着为中国当代经济改革和经济转型探索新路和为改革开放的政治路线提供合法性证明的政治任务;而作为城市,深圳的功能性扩张,显然是基于城市本身(人群汇聚的容器)独特的内在需求和生长逻辑。换言之,“特区”是仅就其经济功能而言的,而城市则是一个人群的生产、生活的综合性空间。当然,在经济特区和城市之间,也存在着相互支撑、二位一体的紧密关联,比如作为经济特区要有效地发展外向型经济,需要各种城市功能的相应配置,而城市功能的完善有利于营造更好的投资环境等等。这也许部分地解释了“深圳市”早于“深圳经济特区”成立的主要原因。可以说,特区与城市之间的内在张力,构成了?#36139;?#28145;圳30年发展的重要力量。
                                      对“作为经济特区的深圳”和“作为城市的深圳”进行区分,其更大的意义在于它为我们观察深圳提供了有效的分析视野或角度。作为经济特区,深圳的发展被设定了某种意识形态的藩篱(不是政治或行政特区),因此,其根本任务是经济领域的改革与发展,在其身上,经济理性(工具理性)最为发达,也最为明显。而作为城市,深圳在经济之外的结构调整和功能扩张本身,则是为在深圳工作和生活的人提供必需的功能服务,因此在其身上必然是经济理性和人文理性并存。

                                        由此出发,我们也?#25237;?#28145;圳特区的早期主政者?#21512;?#31561;人的?#37117;?#25237;以敬佩的眼光。在经济特区成立初期,深圳就大兴土木进行大规模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25112;?#35044;腰带”也要把深圳大学等八大文化设施建起来的壮举,显然是从城市而不单纯从经济特区的角度来着手进行的。?#21512;?#27492;举的意义,就在于他认识到,随着大量移民的涌入,深圳经济特区将不再只具经济意义,同时也是个文化的存在。从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来看,经济和文化都构成了城市及其人群最基本的“生理需求”。而文化需求作为深圳经济特区的一个迫?#34892;?#35201;解决的问题,在西丽湖成立全国第一家账篷歌舞厅时得到?#20439;?#21021;体现:由于当时的港商白天忙着谈生意,晚上不愿意回到香港,于是就有了唱歌、跳舞的文化休?#34892;?#27714;。同样地,早期为打工群体提供唱卡拉OK舞台的“大家乐”,其性质也大抵如此。

                                        从这个意义上,深圳的文化从一开始就是基于城市的基本需求而出现的,包括深圳?#26174;?#24418;成的文化市场,在其早期基本上都处于一种自发的发展形态,因而很难说具有多高远的人文理性和文化追求。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深圳的文化自觉意识开始觉醒,这种觉醒不仅基于八大文化设施在80年代后期相继落成,也体现于在文化理论上的自觉,其标志即“特区文化”概念的提出。1986年文化部在厦门召开了全国文化战略研讨会,会议期间形成了一个理论热点,即“特区文化”。这一深圳文化人提出来的概念,首先不在于深圳取得了多少文化业绩,而在于深圳特区在发展过程中,希望不仅要经济上“特”起来,文化上也“特”起来,在中国文化面临变革的时代能在深圳看到一个新文化的轮廓。此后,在1993年文化部于海口召开的第一次经济特区文化研讨会上,“特区文化”的概念开始变为一个专有的文化类型,指的是一种先导性的文化,是一?#25351;?#24066;场经济发展相适应的文化。到了1995年,文化部又在深圳召开了第二次经济特区文化研讨会,“特区文化”在这个会议上被正式确立下来,并被认为是中国一个正在成长、充满希望的新文化的组成部分。[13]
                                      尽管“特区文化”概念的提出,是深圳文化自觉的最初体现,但这一“类型文化”概念本身也因其缺乏内在的统一性而引起了争论。由于“特区文化”是与经济特区联系在一起的,基于经济特区特有的含义,这一概念显现了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经济理性特征:特区文化的提出本身,正是基于“时间就是金钱,效?#31034;?#26159;生命”等以市场、效率为核心的“深圳观念”所代表的新的价?#23548;?#20854;所产生的巨大影响,从而被有效地整合进对经济特区的文化想象中(中国改革开放新文化的一个代表)。

                                        然而,“特区文化”这一概念并没有完全得到普及就被“深圳文化”这一概念所取代。“深圳文化”是一个城市文化的范畴,它当然与市场经济相关,但更多是一个人文概念,或者是在城市的人文层面上得到理解和使用的。可以说,从“特区文化”到“深圳文化”的转变,并不仅仅是名词的简单替代,而隐含了更具实质意义的转变,即深圳从经济特区到城市的文化自觉的苏醒和深化。这种文化自觉显然主要不是基于经济理性而是基于人文理性的,而?#20197;?#21040;后来,尤其是所谓的“特区不特”问题出来以后,从“特区”到“城市”的转变就越成为一种主流的社会意识。既然是“城市”,就不仅需要经济,同样需要文化,不仅需要经济理性,同样需要人文理性,同时必须实现两者的互补和调适。

                                        而当“深圳文化”不仅是一种特区文化,更是一种城市文化,那?#27492;?#22240;积累不足的先天缺点就?#26376;?#26080;遗,关于深圳没文化的“文化沙漠论”也就甚嚣尘上,深圳的文化信心和文化认同危机因此也就一度显得特别?#29616;亍?#22312;此,文化当然是相对于经济而言的,与经济上的?#29615;?#29467;进相比,深圳被认为是个?#30452;?#26080;比的爆发户,只有财?#25381;?#26395;在短时间内的集中爆发,却恰恰缺乏文化的涵养,而现实生活中的某些事例恰好为此提供了证明。其中就有著名的巢中立案例。

                                        1988年,巢中立从湖南常德来到深圳,从事广告设计装潢行业。在90年代取得事业的成功后,身缠万贯的他买了29台?#23454;紓?#22312;家中堆成一道电视墙,?#30475;?#30475;电视都将29台电视全部打开,每台播放一个频道。他每年回常德参加政协会议,都戴着粗硕的黄金项?#30784;⑹至?#21644;劳力?#28212;直恚?#25163;里拿着砖头大的大哥大,腰上还别着两个,?#30475;?#37117;有不同的女子相伴。[14]

                                        巢中立的例子折射了深圳经济理性和物质欲望高度膨胀后的某些侧面。类似的例子不仅为当时极具道德含义的“文化沙漠论”提供?#20439;?#33050;,而且也成为深圳乃至中国当代城市文化发展史颇具意义的标志性事例。事实上,90年代的人文精神大讨论,其历史背景和主要诉求之一,就是反物欲主义和精神坠落。尽管没有明言,却可以与深圳关于市场、效率、财富、欲望等的?#23548;?#32852;系起?#30784;?#22312;某些时候,深圳成为缺乏人文精神的城市代表。

                                        深圳显然也认识到经济理性膨胀、人文理?#21592;?#24369;等城市性格的缺陷给城市发展所带来的消极影响,因此在80年代通过八大文化设施的建设来进行“文化恶补”之后,在90年代又?#36139;?#20102;新的八大文化设施的建设,以此扩展城市文化的总量规模和进一步夯实城市文化的根基。当然,城市文化的发展或文化环境的改善,并不以文化设施的硬件建设为显在标志,在更深层的意义上,它更需要一种人文理性的内在涵养。这种内在涵养从整个城市的宏观层面看,首先在于城市性格的结构性调整。由于深圳是经济特区,在改革开放中走在全国前列,以世俗化、市场化和商业化为路径的经济理性和物质欲望获得了空前的集中释放,而且作为一个人口流动性很强的移民城市,深圳的“投机人口”与“沉淀人口”?#29616;氐构遙?#20351;得巨大而?#29616;?#30340;投机心态影响着这座城市的社会生活,社会情绪长期处于不稳定和无法预期状态,这种不确定感和焦虑感的长时间存在,使得稳定的城市文化的形成变得比较缓慢。

                                        但随着早期的主流移民群体从90年代开始从高速流动进入到某种沉淀状态,他们成为这座城市的中坚力量,加上移民群体的第二代也在成长起来,他们在文化体认和城市认同上显示了与第一代移民不同的状貌。以郁秀的《花季·雨?#23613;?#20026;例,这部一度风靡全国的小说讲述的是深圳中学生的故事,揭示的是在深圳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对这座城市产生认同的过程,也即通过对“深圳人”形象的建构折射从移民到市民的身份转变,从而成为深圳这座移民城市成长史的一种精神写照。与此同?#20445;?#28145;圳女作家缪永在90年代发表的《驶出欲望街》和《我的生活与你无关》表明,在90年代深圳真正进入了对物质、财富和欲望的对话过程,所谓“驶出欲望街”,既包含了在欲望中的沉溺,也包含了对欲望的克服的艰苦而复杂的精神过程。[15]

                                        显然,“欲望”在此被逐渐地客体化了,并开?#21363;?#20110;一个被审视的?#24674;謾?#32780;城市主体对世俗欲望这一客体的审视过程,显然不是基于过于发达的经济理性,而是人文理性。也就是说,人生活在城市中,对财富、物质欲望的?#20998;穡?#26082;是中国世俗化进程中的一个自然、合理的价值诉求,尤其是相对于此前长期的物质匮乏和欲望压抑而言,这种欲望的历史性反弹显然?#24378;?#20197;理解的。但从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来看,人之所以为人,城市之所以为城市,物质、财富只是满足了“生理需求、安全需求”,而更高的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20013;?#27714;的满足,则不在经济,而在于文化,在于经济理性之外人文理性的充分培育和发展,在于以文化的?#34385;?#19982;力量化解人的精神焦虑和社会的人?#19990;?#24863;,催生出移民对于城市的价?#31561;?#21516;和文化归属。而且,在最终意义上,城市作为一种文化的存在,文化的积累不仅决定一个人的高度,也决定一个国家和一座城市的精神高度。

                                        由此出发,我们也许就理解了为什么在90年代深圳在全国率先出现一种制订文化战略和设计城市文化的热潮。正是因为城市文化与生俱来的薄弱,使得深圳有着比其他城市更多的文化反省、?#27492;?#24847;识,而这种意识的形成,也意味着深圳开始有了更强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追求,并?#36139;?#20102;文化战略的制订和实施过程。大约从1995年开?#23478;恢背中?#21040;1997年,在两年时间里,期间经过广泛深入的文化调研,深圳市委、市政府出台了《深圳市1995—2010年文化发展规划》,并提出了“现代文化名城”的战略目标概念。这一战略概念尽管是个人为设计的概念,却也预示着“文化”在深圳的城市发展中的地位的显著提升,预示着深圳在经济地位之外获得相应的文化地位的热切期望,也为深圳未来城市功能、人文性格的结构性调整、完善和提升奠定了基础。

                                        进入21世?#20572;?0年代兴建文化设施的热潮得到?#26377;?#20197;音乐厅、?#38469;?#39302;新馆、博物馆新馆、南山书城、中心书城、宝利剧院相继落成为标志,深圳城市文化的硬件基础得到进一步夯实,文化空间日益扩大,人文环境得到更大改善。在文化政策层面,2003年前后,深圳“文化立市”战略的提出,不仅是90年代深圳文化战略意识的?#26377;?#32780;且也是不?#31995;?#28145;化过程。与此相适应,作为文化立市战略的两大支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和文化创意产业也获得了迅速的发展,“两城一都一基地”(?#38469;?#39302;之城、钢琴之城、设计之都、动漫基地)建设也取得了很大的成效,2008年深圳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设计之都”称号,预示着深圳的文化发展和人文环?#31243;?#21319;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尤其是近年?#27492;?#30528;深圳读书月、市民文化大讲堂等大型公共文化活动的?#20013;?#24320;展,以及依托深圳大剧院和深圳音乐厅的“戏聚星期六”、“美丽星期天”等公益性艺术活动的举办,更是代表了一种非功利的人文理性在这座年轻城市中的暗暗滋长。
                                       
                                        结语
                                       
                                        马克斯·韦伯曾经把价值合理性与工具合理性的背离看作是现代社会面临的一个?#29616;?#38382;题。现代社会是一个日益世俗化的社会,随着科学主义、实利主义观念的盛行,经济(工具)理性已成为社会建构与社会日常生活的基础,可计算性、效益等不但成为自然科学与物质技术领域的支配性价值,而且跨越经济、物质、技术领域,进入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如人际关系、家庭关系等)。而把手段的合理性当作目的来追求,导致日常生活失去了价值与意义的终极依托,正如韦伯所说,“理性化导致了非理性的生活方式”。

                                        作为经济特区城市,深圳在过去30年既发展出了发达的经济理性,同时也清醒地认识到单向度依赖经济理性的内在缺失,而将城市文化的发展和人文理性的培育看作是实现以人为本、建构和?#25104;?#20250;的必要支撑,看作是城市的公?#37096;?#38388;、公共精神增长的内在动力,以期实现经济理性与人文理性的并举和调适,由此催生出一?#25351;?#20154;与社会、利己与利他等价?#31561;?#21521;彼此整合、相得益彰的“新理性精神”,使深圳真正成为一个市民安居乐业的精神?#20197;啊?br />  
                                        ——原载《2011年深圳文化蓝皮书》


                                      [1] 参看雅诺什·科尔?#21361;骸?#31038;会主义体制——共产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年。
                                      [2] 陈志武:《中国改革开放160年》,为作者2008年在 “中国改革三十年:评价与展望”论坛上的演讲。
                                      [3] 汪?#20572;骸?#33258;主与开放的辩证法——关于60年来的中国经验》,载《21世纪经济报道》2009年9月26日。
                                      [4] 雅诺什·科尔?#21361;骸?#31038;会主义体制——共产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年,第19页。
                                      [5] 参看秋风:《超越改革体制的改革》,载“人民网”2006年8月9日。
                                      [6] 科尔奈指出,“官僚协调”是经典社会主义体制运用最广泛、发挥作用最大的支配性协调机制,它以上下级的纵向行政命令为典型协调方式,从而与以横向的“市场协调”为主的资?#23616;?#20041;体制区别开?#30784;?#21442;?#30784;?#31038;会主义体制——共产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年,第91—92页。
                                      [7] 陶东风:《人文精神与世俗精神》,载http://www.culturestudies.corn。
                                      [8] 陶东风:《人文精神与世俗精神》,载http://www.culturestudies.corn。
                                      [9] 李金香:《经济理性人的理性分析》,载“中国论文下载中心”网?#23613;?/div>
                                      [10] 雅诺什·科尔?#21361;骸?#31038;会主义体制——共产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年。
                                      [11] 陶东风:《人文精神与世俗精神》,载http://www.culturestudies.corn。
                                      [12] 参看王晓明编:《人文精神寻思录》,文汇出版社,1996年。
                                      [13] 参看尹昌龙:《深圳特区文化三十年》,为作者于2010年7月25日在宝安?#38469;?#39302;发表的演讲。
                                      [14] 南兆旭:《深圳记忆:1949—2009》,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2010年,第201页。
                                      [15] 参看尹昌龙:《深圳特区文化三十年》,为作者于2010年7月25日在宝安?#38469;?#39302;发表的演讲。

                                      粤ICP备06050276号
                                      深圳市特区文化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北京pk10冠军单双技巧
                                      <sub id="tbmfn"><b id="tbmfn"></b></sub>

                                      <output id="tbmfn"><bdo id="tbmfn"><td id="tbmfn"></td></bdo></output>
                                      <li id="tbmfn"><ins id="tbmfn"><strong id="tbmfn"></strong></ins></li>
                                      <output id="tbmfn"><font id="tbmfn"></font></output>
                                      1. <dl id="tbmfn"></dl>
                                        <dl id="tbmfn"><ins id="tbmfn"><thead id="tbmfn"></thead></ins></dl>

                                          <dl id="tbmfn"><font id="tbmfn"><nobr id="tbmfn"></nobr></font></dl><li id="tbmfn"><ins id="tbmfn"><thead id="tbmfn"></thead></ins></li>
                                          1. <input id="tbmfn"><font id="tbmfn"><td id="tbmfn"></td></font></input>

                                            <dl id="tbmfn"><font id="tbmfn"></font></dl>

                                              <form id="tbmfn"><ins id="tbmfn"></ins></form><dl id="tbmfn"><font id="tbmfn"></font></dl>

                                                              1. <output id="tbmfn"><font id="tbmfn"></font></output>
                                                              2. <dl id="tbmfn"></dl>

                                                                        
                                                                        

                                                                        1. <dl id="tbmfn"><ins id="tbmfn"><nobr id="tbmfn"></nobr></ins></dl>
                                                                          <output id="tbmfn"><font id="tbmfn"><nobr id="tbmfn"></nobr></font></output>

                                                                        2. <dl id="tbmfn"><ins id="tbmfn"><thead id="tbmfn"></thead></ins></dl><dl id="tbmfn"><ins id="tbmfn"><thead id="tbmfn"></thead></ins></dl>
                                                                        3. <span id="tbmfn"></span>

                                                                          <dl id="tbmfn"><font id="tbmfn"></font></dl>
                                                                          <sub id="tbmfn"><b id="tbmfn"></b></sub>

                                                                          <output id="tbmfn"><bdo id="tbmfn"><td id="tbmfn"></td></bdo></output>
                                                                          <li id="tbmfn"><ins id="tbmfn"><strong id="tbmfn"></strong></ins></li>
                                                                          <output id="tbmfn"><font id="tbmfn"></font></output>
                                                                          1. <dl id="tbmfn"></dl>
                                                                            <dl id="tbmfn"><ins id="tbmfn"><thead id="tbmfn"></thead></ins></dl>

                                                                              <dl id="tbmfn"><font id="tbmfn"><nobr id="tbmfn"></nobr></font></dl><li id="tbmfn"><ins id="tbmfn"><thead id="tbmfn"></thead></ins></li>
                                                                              1. <input id="tbmfn"><font id="tbmfn"><td id="tbmfn"></td></font></input>

                                                                                <dl id="tbmfn"><font id="tbmfn"></font></dl>

                                                                                  <form id="tbmfn"><ins id="tbmfn"></ins></form><dl id="tbmfn"><font id="tbmfn"></font></dl>

                                                                                                  1. <output id="tbmfn"><font id="tbmfn"></font></output>
                                                                                                  2. <dl id="tbmfn"></dl>

                                                                                                            
                                                                                                            

                                                                                                            1. <dl id="tbmfn"><ins id="tbmfn"><nobr id="tbmfn"></nobr></ins></dl>
                                                                                                              <output id="tbmfn"><font id="tbmfn"><nobr id="tbmfn"></nobr></font></output>

                                                                                                            2. <dl id="tbmfn"><ins id="tbmfn"><thead id="tbmfn"></thead></ins></dl><dl id="tbmfn"><ins id="tbmfn"><thead id="tbmfn"></thead></ins></dl>
                                                                                                            3. <span id="tbmfn"></span>

                                                                                                              <dl id="tbmfn"><font id="tbmfn"></font></dl>
                                                                                                              什么是特殊服务 pk10输惨了一无所有 幸运赛车10选6技巧 重庆时时彩手机版app下载 快乐赛车是不是正规 安徽时时走势图 正好网黑龙江11选5 福建时时彩开奖11选5 南昌麻将照镜子打法 黑龙江体彩6十1幵奖结果 中国彩吧一更懂彩民便民 重庆时时走势图诀窍 pk10走势图走势分析技巧 球探体育iOS历史版本 赢三张炸金花下载 重庆时时网址合买